> 網絡天糧

2018-12-17    

 
哥林多後書
 
12月17日
賞罰取向
第二年 內容簡介

 
作者: 梁家麟牧師
 
讀經:

哥林多後書十1-6

1 我──保羅,就是與你們見面的時候是謙卑的,不在你們那裡的時候向你們是勇敢的,如今親自藉著基督的溫柔和平勸你們。
2 有人以為我是憑著血氣行事,我也以為必須用勇敢待這等人,求你們不要叫我在你們那裡的時候,有這樣的勇敢。
3 因為我們雖然在血氣中行事,卻不憑著血氣爭戰。
4 我們爭戰的兵器,本不是屬血氣的,乃是在上帝面前有能力,可以攻破堅固的營壘,
5 將各樣的計謀,各樣攔阻人認識上帝的那些自高之事,一概攻破了,又將人所有的心意奪回,使他都順服基督;
6 並且我已經預備好了,等你們十分順服的時候,要責罰那一切不順服的人。

 

有人因著上封信便攻擊保羅,說他是「憑著血氣行事」,不像是屬靈人的屬靈行為。

「憑著血氣行事」是保羅的慣用語,指的是依靠人的自然力量做事,沒有依靠上帝的能力。「血氣」在這裡沒有負面的含義,純粹指在人間受各樣生理和心理的限制,不然保羅便不會承認他們「在血氣中行事」了。

保羅不否認在面對哥林多的時候,他的情緒和性格等自然元素在其中發生作用,譬如說他有忿怒與傷心的時候;若說有情緒便等於不屬靈,人間便不存在屬靈人,因為沒情緒的根本不是人。

但保羅指出,「在血氣中行事」跟「憑著血氣爭戰」是兩回事。前者指的是他仍活在人間,仍以人的身分來服侍,仍有人的各種限制,包括個人的喜怒哀樂等情緒反應;而後者則是指他只按照人的想法和做法而作回應。正如前面保羅所強調的,作為一個跨越此生與來世的傳道者,他的傳道職事是依據他的末世信仰而行的。新約的執事仗賴聖靈的能力,所以他不會憑血氣爭戰,卻是憑聖靈的能力而爭戰。

從爭戰的憑藉說到爭戰本身,保羅簡單描述他所參與的屬靈爭戰的本質和目標:「我們爭戰的兵器,本不是屬血氣的,乃是在上帝面前有能力,可以攻破堅固的營壘,將各樣的計謀,各樣攔阻人認識上帝的那些自高之事,一概攻破了,又將人所有的心意奪回,使他都順服基督。」(4-5)屬靈爭戰是與撒但對抗。我們要主動出擊,藉著上帝的大能,攻破撒但的營壘,化解撒但佈置各種攔阻人認識上帝的計謀,特別是人心中的驕傲(「自高之事」);然後將被撒但囚禁的人心都爭奪回來,使之順服基督。

保羅在這裡關注的都是思想性的東西。攔阻人認識上帝的是「計謀」(或譯作「詭辯」)與人心中的驕傲,而要奪回的則是被囚禁的思想(「心意」),目的是使之順從基督。

這也是哥林多前後書的一貫思路。哥林多信徒的問題是自恃擁有特別的智慧和知識,看不到人間的知識是跟十字架的能力相對立的(林前一、二)。他們和保羅之間的種種誤會,乃因他們對保羅的認識有限而起,是以保羅希望他們能對他有全盤正確的理解(一13-14)。保羅沒有否定智慧和知識,卻相信人被撒但弄瞎了心眼,以致無法看到上帝的榮光(四4);所以人的思想必須從撒但的營壘釋放出來,重新歸屬基督,這樣才能對上帝有正確的認識。

保羅談屬靈爭戰只是一個插話,他主要說的是,他可以用很強硬的態度來處理哥林多信徒的問題,非不能也,實不為也;因為屬靈爭戰不是請客吃飯,而是在思想上跟撒但陣營對決,暴力對抗是避不了的。回到他要重訪哥林多教會的主題,他說當將哥林多教會裡多數人心從撒但的營壘中奪回來後,那剩下死不悔改的少數人,他將毫不猶豫要責罰他們(6)。保羅不是只賞不罰的「好好先生」。

保羅存心挽回哥林多信徒,將他們從撒但陣營中拯救過來是主要任務,責罰他們則不是;所以,他以謙卑和溫柔的態度來對待他們是合宜的。但若是挽回的任務失敗,責罰便是不可避免的,這是對待至終的悖逆者的唯一合理手段。

 
思想:
 

有許多人說不喜歡猶太教和基督教的上帝,因為這位上帝不僅為人類預備了天堂,也預備了地獄。他們只想要天堂,不想有地獄的存在;有人甚至認為連「地獄」和「永刑」的觀念本身也是荒謬的。上帝若是愛的上帝,便該只賞不罰,做西方版的「黃大仙」──有求必應。但聖經所啟迪的可不是這樣的上帝。上帝是上帝,上帝不依據人的喜惡愛憎而被訂造。

弟兄姊妹,我們必須十分確認「上帝是愛我們的主」這個真理,對祂的慈愛絕不懷疑;但與此同時,我們仍得和應前面保羅的說法:「我們既知道主是可畏的……」(五11)

 
文章及錄音版權屬建道神學院良友電台所有,承蒙允准使用。

返 回 頁 首    

我們的事工網站:
友好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