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络天粮

2019-12-13    

  逆境中的灵修(二) 谭瑞麒博士  

第1篇

前言

谁能使我们与基督的爱隔绝呢?难道是患难吗?是困苦吗?是逼迫吗?是饥饿吗?是赤身露体吗?是危险吗?是刀剑吗?(罗马书8:35)


相片由 Edwin Lo 弟兄提供

灵修对我来说不是「做」些什么,而是重新觉察一个事实、一个关系、一个身份;一个无论你察觉与否,都是实在地存在的关系;这就是神是我的父,我是他的爱子。每次我进行「灵修」,不是要趋吉避凶、绑住祝福。而是再次意识、觉察我这爱子的身份。又因我这实在的身份,我就有可能「超越」人生。所以,灵修注重的不是方法,重点是内容──在「灵修」或「神圣时刻」这时段的内容和对象。

「灵修」对我来说更不会只是规限在灵修的时段当中。每当意识、确认我是神的爱子,我便会拥抱着这身份来生活,来发掘与经验超越人生的可能性,来做回自己。神学院中有位将要退休的圣经课老师劝勉我们说,我们每天的10-30分钟的灵修,为的是我们可以醒觉地去过馀下23多小时的「信我是神爱子」的生活。很有智慧的一句说话。灵修不单是一个方法或宗教活动,更是一种信仰生活的生活方式。

何故要「超越」人生呢?2019年我信仰耶稣四十周年,过去的头二十多年,常在心里荡漾着想问又不敢问的问题,信仰耶稣除了得到可进天堂的护照,还有什么呢?尤其是在我儿子「君现」1993年出生又能生存在世后,「信仰」或「神」,于我一生、于我一个极度严重伤残和弱智的儿子、于我一家,其实是怎样的,或有没有介入(intervention)的呢?我所信仰的神没有以神迹奇事把儿子医好,他什至没有能够健康过来,或可以说伤残程度一次比一次差,仅有的能力,连呼吸的能力,在君现在世最后几年,也没有了,要靠呼吸机维持呼吸。在这光景下我不可以不反省后再问,「信仰」除了是进天堂的护照还有什么呢?

第一辑的「逆境中的灵修」写于君现还在生的日子,却在他2016年离世后刊出。今回刚好是君现回归父家三周年。经过三年的回顾、探索、发现、沉淀,再写「逆境中的灵修」,心头不时喜悦,眼里总是浸着眼泪。不经不觉又活了三年「儿子不在身边」的信仰生活,也好借第二辑的「逆境中的灵修」来整理一下自己的经验。

本文版权属谭瑞麒博士与谭赵玉凤女仕及国证网络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注:

专题灵修系列在网站上只刊载第一天的内容,如欲收阅全部篇章,欢迎读者免费订阅。一经订阅,我们会每天定时把材料送到你的电子邮箱。如你不是现有订户,请按以下连结订阅。

(如你已是订户,你不能在以下连结进行订阅。请你在每天收阅的网络天粮电邮顶部位置,按“修订订阅",才能修改你个人的订阅资料。)

我想订阅
(只供从未订阅网络天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