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網絡天糧

2021-4-20    

 
阿摩司書
 
4月20日
對以色列的第三個判言(V):百姓的仇敵
2020年 內容簡介

 
作者︰ 張美薇牧師
 
讀經

阿摩司書六1-7

1「那在錫安安逸,在撒瑪利亞山安穩,為列國之首,具有名望,且為以色列家所歸向的,有禍了!
2你們要過到甲尼察看,從那裡往哈馬大城去,又下到非利士人的迦特,你們比這些國更好嗎?或是他們的疆界比你們的疆界廣大呢?
3你們以為降禍的日子尚遠,卻使殘暴的統治臨近。
4「那些躺臥在象牙床上,舒身在榻上的,吃群中的羔羊和棚裡的牛犢。
5他們以琴瑟逍遙歌唱,為自己作曲,像大衛一樣;
6以大碗喝酒,用上等油抹身,卻不為約瑟所受的苦難憂傷;
7所以,現在這些人必首先被擄,逍遙的歡宴必消失。」

 

先知再以哀歌向以色列有名望的人發出警號,這次除了向在撒瑪利亞山的北國領袖及富豪發聲外,也同時向南國猶大於耶路撒冷的領袖發出;阿摩司書的對象雖然主要是論述北國以色列,但在當中亦有論到南國猶大的(摩一1-2; 二4-5)。當時撒瑪利亞及耶路撒冷城的領導階層樂觀地以為,他們因地理上有天然的屏障──錫安山及撒瑪利亞山,在軍事上是安全的;而且國家富強,附近的列國未能成為他們的威脅,以致他們可看自己為列國之首;在揀選的子民當中他們也是菁英份子,以致以色列民尊重他們、敬仰他們與依靠他們。先知呼籲他們要到敘利亞的城甲尼,再走往北方的哈馬大城,也要去到南方的非利士人的迦特城去看(迦特城是非利士著名的五個城的其中一個,是先知在一章六至八節論述非利士受審判的四個城時,唯一沒有提到的一個城),這與先知在前面第三章裡,讓以色列人呼籲埃及與非利士的領袖來看撒瑪利亞城的景況如出一轍(摩三9),去看甚麼?以色列國的現況勝過他們嗎?他們的疆域大過以色列國的疆域嗎?這兩個問題的答案都是「不」,這讓他們誤以為耶和華的日子是降福而非降禍,以致他們沒有將所看到的引以為鑑,反而將強暴的事帶到他們的管治上,欺壓貧寒、濫收稅項,接受賄賂以至屈枉正直,殘暴地統治以色列家的子民。

先知形容這些首領好像富豪一樣地生活,他們舒服地躺臥在名貴的象牙床榻上,吃的是肥美而講究的羊羔,與經過特別飼養在棚裡的幼嫩的牛犢;這與當時的一般百姓吃的只是穀物水果,貧乏者或更不容易得到飽足來相比較,真是窮奢極侈。不但如此,他們更縱情享樂,為自己作曲,加上樂器伴奏,歌唱作樂,他們與大衛譜曲及歌唱作比較,卻忘掉大衛所作的曲及所造的樂器是為敬拜耶和華、歌頌耶和華;他們怡然自得地在罪中享受作樂。他們喝酒並不是以杯盛載,而是以大碗去喝,酗酒與醉酒之事必然會發生;抹油是當時皮膚保護之法,一般平民是用橄欖油,唯有富有者才在橄欖油中加上香料,製成上等油,抹在身上除了健康的緣故,還加上裝飾的因素,更有享樂與筵宴的意思。他們的享樂生活都是建築在欺壓貧寒、濫收稅項、接受賄賂以致屈枉正直而得到的財富上;他們並沒有為當時民中貧苦者受欺壓而憂傷,更不要說為將臨到以色列的審判憂慮,這是神所厭棄的,是先知要提醒的。

先知曾預告以色列要被擄(摩五5, 27),這裡也清楚指出領袖必然會首先被擄,當外敵入侵,城裡戰火連天時,他們窮奢極侈的宴會亦將不復存在,隨之而來的將會是羞辱、饑餓、衣不蓋體及奴役的生活。

 
思想
 
阿摩司當時的以色列富有者及權貴生活糜爛,壓迫貧寒,他們所作所為受到先知嚴厲的責備;今日的社會追求卓越,眾多菁英追求在生活上、享受上、見聞上都走在潮流之前,當中的信徒也跟著潮流而去,看似沒有多大分別。對基督的跟隨者來說,甚麼是成功?基督徒對財富又應如何看待?「多賺、多存、多奉獻」的原則又可如何應用?
 
文章及錄音版權屬建道神學院良友電台所有,承蒙允准使用。

返 回 頁 首    

我們的事工網站:
友好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