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路同行 > 給您,同行者
愛在夕陽西下時
梁麗平
作者

九十年代中,媽媽移民到美國。我和兒子每隔幾年會去探望她一次,大家十分珍惜相聚的機會。每次我們準備回港時,媽媽總是依依不捨,甚至吃不下飯、睡不好覺。直至我承諾會經常打長途電話跟她聊天,她的心情才慢慢好起來。

多年來,三天兩頭通一次電話成了我們生活中的一大樂事。拜互聯網所賜,後來我們改變了溝通的模式──視訊通話。有一年的感恩節,傍晚時分,媽媽將一隻剛烤熟的火雞,拿到電腦前,喜滋滋地說︰「好香呀,快過來吃吧。妳最喜歡吃的雞翅膀,還有雞頸……」未把話說完便哈哈大笑,樣子好得意。

儘管媽媽已踏入遲暮之年,卻仍保持著年經的心境。有次她在電腦屏幕前向我炫耀新髮型︰「我先對著鏡子剪前額的劉海,然後背向鏡子,左手拿著小鏡子面向自己,右手剪後腦的頭髮,不消半個鐘頭,便省了幾十元美金。小孫子放學回來,還笑稱我是冬菇頭婆婆呢。哈哈哈!」媽媽一股喜悅勁兒沒完沒了的說,差點讓我笑彎了腰!



七年前,年逾八旬的媽媽,考慮到年紀老邁,身體機能退化,於是決定回港居住。身為女兒的我,除了義無反顧擔負起全職照顧的責任,也求神保守她在世的日子身心靈健壯,讓我有更多機會報答她的養育之恩。

好些親友獲悉媽媽回港後,都紛紛來探望她。問及她為何放棄美國舒適的生活、寧願回港蝸居在五方斗室?她竟然笑嘻嘻的回答︰「有吃有住最滿足,有愛蝸居也幸福。」

的確,媽媽在美國的睡房,比我這所房子的面積還要大。既然她願意回來與我們共聚天倫,一定有其值得眷戀的地方吧?

然而,隨著時間流逝歲月蹉跎,如今已白髮蒼蒼的老媽,記憶力日漸衰退之餘,聽覺也出現嚴重退化,導致她常常誤會我,有時更無名火起,讓我深感委屈,也對「護老」這門艱深的功課感到力有不逮。我曾經信誓旦旦要加倍孝順媽媽,讓她開心快樂地安享晚年,但當個人期望與現實情況出現落差時,我便產生「早知今日,悔不當初」的負面想法,亦質問神為何要我獨力承擔這又大又難的事?



為了更加得心應手地照顧媽媽,我除了定期參加長者中心舉辦的「護老」講座,閱讀一些有關照顧年老父母的刊物和書籍,也常向神禱告,求祂賜我忍耐和愛心,作一名無愧的女兒。即使未盡「母」意,但求全心付出。例如︰看到媽媽的大部分牙齒已脫落,只剩幾顆門牙,為了讓她吸收多種營養,我便用攪伴機把肉類和蔬菜打碎,然後煮粥給她享用。還有就是減少個人活動,盡量抽時間陪伴她,或者帶她到長者中心參加各種活動,讓她感受到愛與關懷。

某天,我把一篇在報章發表的文章,鄭重其事的鑲嵌在鏡架內送給媽媽。她讀著女兒感謝和讚美的字句,感動得老淚縱橫,說是一生中收到的最珍貴禮物。

有次長者中心舉辦了一個聯誼活動,內容是「角色扮演」。透過照顧者與被照顧者的互動遊戲,從而增加彼此的了解,學習「互諒互讓互包容,互相欣賞表達愛 」。

這次的活動,我和媽媽被獲選為「最佳拍擋」,因為我們對彼此喜愛的食物、個人的喜好及擅長的事情,都瞭如指掌。尤其是我作的一首「打油詩」加插其中,更成為亮點︰「身體髮膚,受之父母;聖經教導,孝敬父母。白髮皺紋,老人尊榮;張開雙手,來個擁抱。」



「要孝敬父母,使你得福,在世長壽。這是第一條帶應許的誡命。」(弗6:3)在未來的日子,我立志用行動實踐《聖經》的教導,直至媽媽見主面的那一天。



編者按:

梁麗平姊妹曾為國證網絡撰寫「專題靈修」之《與逆境共舞》,歡迎訂閱。

請按此看內容簡介

請按此試讀第一篇


返 回 頁 首    

我們的事工網站:
友好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