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路同行 > 給您,同行者
人生尾班車
Celia
同工

2018年,數週前剛送走了一只貓,牠有13歲。07年第一只飼養的狗狗去世,09年第一只飼養的貓咪去世,10年媽媽去世,13年爸爸去世,16年第二只貓咪去世,17年第三只貓咪去世,現在,我家裡只餘下一只生病的老貓,而未來我哥哥的生命亦在倒數中。我開始對死亡感覺麻木,亦開始思想自己還有多少的時間。

我是一個很不錯的照料者,但心裡一直不能釋懷,對於一個個生病而離開的家人,我是否能給與他/她最大的安慰呢?而對於我視如家人一般的小貓小狗,我擁抱牠們最多的時間又是在何時呢?我花了很多時間在照料上,但因為怕髒,我卻沒有在牠們臨終時花很長的時間去擁抱去給與牠們安全及溫暖。

數天前在網絡看到一篇文章《人生尾班車:自己媽媽自己救》,深深的被觸動。作者有一位患病的母親,他晚上總會到醫院徹夜陪伴母親。每天晚上就會與母親閒話家常:吃飯了沒有呀!家裡的窗關了沒有呀……由於跟媽媽說話的音量較大,他發覺三、四天後,隔壁床的婆婆也跟著回答,初初不以為然,但第二晚第三晚如是,後來他發覺原來隔壁婆婆以為是自己的兒子跟她聊天。數天後,醫生告訴隔壁婆婆的家人,婆婆已經沒有醫治的方法,只能打嗎啡鎮痛,已開始進入人生的倒數。於是作者告訴婆婆兒子,他母親夜晚跟他的對話,告訴他要好好把握時間去相處及關心,說說他們兒時的經歷時光。那天晚上,隔壁婆婆的兒子與婆婆共聊了十多個小時,由小時候說到結婚,有說有笑有淚。到離別之際,婆婆與兒子家人們逐一道別,他們讓婆婆有了一個開心的結局,沒有淚,跟婆婆重溫她美好的一生,令她安然離去。原來人生終站的一刻,是可以有Happy ending 的。

我十分想念我的母親,亦十分遺憾我沒有好好的送別她。自知道母親患上癌症末期時,我二話不說便接她回家住,希望給與她最好的照顧。我以為我能好好的陪伴她走這最後一程,但我太高估自己的能力,半年來面對著一個臨終的家人,看著她慢慢痛苦的死去,我和家人也幾近崩潰。那半年的日子,我們尋遍各方名醫名藥,按著時間表,媽媽由早吃藥至晚上。我們一起有過很多快樂的相處時光,那年一起看世界盃,還一起看著現場直播菲律賓人質死亡事件。我沒有留意太多,現在回想,原來媽媽非常害怕死亡,甚至不願去看這些報導,我沒有去理解她的心情。直至瀕死的邊緣,媽媽仍苦苦地支撐了一週,我們亦再沒有陪伴在側,甚至逃避去探望,只願她能輕鬆上路。對於媽媽的苦撐,護士跟醫生也不明所以,是有什麼放不下呢?或者……當時……只須坐著,陪伴,跟她重溫一生,閒話家常,縱使媽媽已經昏迷了,但我相信她能聽到,起碼會感到安心。


我相信每個人都害怕死亡,對未知的未來都會恐懼,人戀戀不捨其實不就是美好的回憶嗎?盼望每一位也好好珍惜與家人相處的時間,創造更多美好的回憶,當走到人生的終站時,能如數家珍般,帶著這些珍貴的回憶,進到永恆的國度。


返 回 頁 首    

我們的事工網站:
友好合作伙伴: